废品收购站里的中国记忆


202147

几天前,一条关于我国废纸回收率的新闻,登上了微博热搜。

目前,我国废纸回收率已经达到了90%,超过了日本、欧美等发达国家。


评论区一派和谐,大家纷纷为之叫好。

有的上来就是夸,希望能够再接再厉,早日达成100%的白金奖杯成就:


有的夸赞起了小区里没日没夜守在垃圾桶旁边的大爷大妈们,他们为废纸回收做出了不少贡献,功不可没:


有的分享了自己平时在工作和生活中是如何节约纸张的,以及卖纸箱得来的钱买冰淇淋格外香甜的经历:



随着近年来对环保概念的深入宣传与理解,资源回收也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与行业,与之相对应的,正是我们从小就很熟悉的废品回收。


废品回收迄今为止,至少也有了几十年的历史,早已为大家所认可。


新中国刚刚成立之时,百废待兴。政府号召大家正确看待废品,这些“破烂儿”能够回收再利用,对于工农业生产,是一笔极为宝贵的财富。


卖废品也成为不少80后、90后的童年回忆,是一件颇有自豪感的“趣事”。


而不知何时起,“收破烂儿”的大车已经从人们的生活中逐渐消失,城市中的废品回收站也踪迹难觅。


今天,这一行业仿佛又从寒冬期中复苏并且崛起,与之前相比,似乎增添了更多规范化与组织性。


只是人们的生活中,能看到的只有垃圾桶上的分类字样,以及早早等候在那里的“绿色回收大军”


时代的飞速发展改变了不少人的生活轨迹,也为行业带来了不同的机遇。




01


1956年,北京成立了物资回收公司,下设废品回收站和代购点。


公司里工作人员队伍庞大,有收购员走街串巷,从居民手中,收购各种废弃物资。


也有宣传员,不光在大街上张贴海报、宣传单,也走到工厂里,讲解回收政策,以及如何分类回收和再利用。


回收的物品包括废布条、玻璃、橡胶等等,回收后再卖给生产单位,制成棉毯、酒瓶等等。



这些废弃物资,帮助不少工厂、手工业生产合作社解决了原材料不足的问题。


同时因为废料价格低,降低了生产成本,生产出来的物品物美价廉,颇受大家的欢迎:


比如第一制毡生产合作社,利用废旧的毛料代替新毛,制作出的帐篷,成本降低了22%;


几个木器生产合作社,回收几分钱1斤的碎木头,制作出了不少家具;



为了加深人们“变废为宝”的观念和印象,1958年,在劳动人民文化宫还举办了为期半个月的“废品利用回收展览会”


在会上,你能看到的一切展览品,都是工厂生产的边角料,以及居民手上淘汰的旧物件制成的:


好看的床单被罩,来自纺织厂的碎花布拼接;象牙一般的台灯底座,其实是废弃的牛骨头刻成的;各式各样的桌椅板凳,不少都是锯木屑重新合成的……


这些废料在人们的手中,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。

碎布料拼接示意图


企业中会设置废品暂存地点,并且专门设置废品管理员的岗位。废品回收公司的收购员,直接和企业里的废品管理员对接。需要收集的时候,站点就会派人上门。称重后,单位和单位之间转账,不采取现金收费。


在回收价格上,计划经济时代的废品价格统一,不能高抬,也不能降低。不同种类的废品价格明细清晰,收购员可以参照。



在那个年代,由于物资缺乏,废品回收为当时的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基础,支援了国家的生产建设,节约了原料,为国家创造了财富。




02


1980年代,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,废旧物资市场交易也逐渐兴起。不少人奔向城市,在垃圾堆里“淘金”,这帮人被称作“拾荒人”


最初,他们到城里的工地上干活,后来开始捡废品。于是其他人纷纷跟随,成为了“废品回收大军”中的一员。


靠着在建筑工地捡牛皮纸袋子,1986年,就能赚到上万元,这在当时无疑是一笔巨款。于是尝到甜头的人,纷纷投向废品回收行业成为了全职拾荒人。




这些活跃在垃圾场的人们,也被形象地称为“扒拉族”。


他们每天活跃在各大垃圾场,每当垃圾车卸料后,就一拥而上,把能回收利用的垃圾掏出来,进行分类:


成捆的废纸、码放整齐的塑料瓶,装筐的碎玻璃、成堆的金属……


有人负责过秤,有人负责包装,还有人负责销售,就像公司一样。于是这些人也被称为“扒拉公司”。






03


然而在拾荒这条路上,成功者不在少数。

来自四川巴中的杜茂洲,就是靠着垃圾堆致富人群中的一员。


杜茂洲做过小学代课老师,也当过无线电修理工,但每月22元的工资,只够勉强糊口,一旦遇到风吹雨打,一切都会化为乌有。


1989年,为了还清家中的欠债,33岁的他不得不像很多老乡一样,到沿海城市打零工、谋出路。


在度过了一段举目无亲、寻工无果的日子后,他发现,大多数人避之不及的垃圾堆,其实是一个宝藏。




做过无线电维修的他,看到垃圾场里丢弃的收音机、录音机等电器,一下子就高兴得不得了,只要修一修,这些都能卖钱。


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大块的铜铁,都很值钱。


开始捡垃圾后,杜茂洲一天就能赚到在老家一个月的收入。很快,他就把家里欠下的巨债还清了。




巴中老家的乡亲们见此情况,纷纷来投奔杜茂洲。


在经过当时环卫部门负责垃圾场管理的工作人员许可后,杜茂洲带着同乡们进驻了北京的垃圾场。他们每月人均能在垃圾山上捡出1500元收入,但这对于后来的杜茂洲来说,仅仅是一个开始。


2005年,杜茂洲的公司“北京茂洲学琼物资回收有限责任公司”在通州成立。也是这一年,他登上了CCTV,成为了“拾荒者公司化运营第一人”






04

2000-2010年,堪称拾荒行业的黄金十年。


就算是生活节俭的普通市民,平日里喜欢随手捡瓶子的阿姨,面对两分钱一个的价钱,也不怎么动心。


没有完整的产业链和成体系的回收制度,这个行业似乎很容易崩溃。




而另一面,城市规划正在加速进行。


2016年夏天,随着城市功能的疏散,各大城市废品交易集散地陆续被废止,只剩一棵独苗。


不少人要么只能黯然离场,要么只能转战地下。这帮淘金者最终只得退往城市边缘,但能留给他们的利润也越来越少。


并且,推进城市规划政策的地区如北京,广州、浙江、江苏等地也纷纷响应,全国各地的拾荒人数量骤减。


“这个行业已经垮了”,除了转行,他们似乎别无选择。



生存的压力让他们喘不过气,但社会似乎又很需要他们。



05

2018年1月1日起,我国禁止进口洋垃圾,其中包括废弃塑胶、纸类、炉渣、纺织品等等。



禁止洋垃圾进口,对于保护我们的环境有很大的好处。


但我们对资源的需求仍然客观存在,因此,发挥自身产业链优势,从内部渠道发力,形成自循环显得尤为重要。如何利用好我们自身的垃圾资源一事,再次成为焦点。


有着“天赋”加成的拾荒者们,似乎是做这件事的不二之选。但垃圾分类的到来,却让他们再次黯然。


拾荒者而言大多排斥垃圾分类,因为垃圾分类后,送到末端的就只剩下不可回收垃圾,对他们来说,这个行业就更加没有价值了。


网约军们接过了接力棒。

202121


2021119


2014年起,一家公司在某小区进行试点,推广APP预约服务。近千户居民成为注册用户,从网上预约回收员,十分方便。


到2017年,已有1000+个社区在尝试这种服务,平均每个月能够回收各类物资300吨左右。


互联网回收模式,使得废品回收行业改头换面,从之前的无序发展,促进了整个市场向规范化、组织化、规模化发展。


爱回收、绿巨能回收等平台,都在线上线下展开上门回收业务,同时在人流密集区布置自动回收装置。


互联网垃圾回收模式在一定摸索后,逐渐走上了正轨。




时代的飞速发展和变化,既让传统纸业这种顾全大局、眼光长远的企业得到了发展机会,为环保和建设做出了贡献;也让无数拾荒者,逐渐消失在了现代社会里。


其实我们都知道,拾荒者这一人群,正是社会发展不平衡的体现,他们迟早要退场,这是进步,是一种发展。


只是看着飞速发展的工业,多少总会为那些曾经付出了太多的拾荒人感到惋惜。



最近,纸价上涨多次登上热搜,而上涨的不只是纸价。

自去年下半年以来,国内大宗原材料的价格就在不断上涨,比如铜、铁矿石、原油、纸浆,白糖,棉花等等;今年以来,涨幅更是明显,部分原料材料价格甚至一个月内涨幅达到了20%以上,涨幅令人震惊,而且这种上涨的趋势仍在继续。


可再生资源利用的重要性,不言而喻。



废品

RECOVERY

回收

手机点一点·废品上门收


联系电话

欧阳经理 13908710989(同微信号)

黄经理    18687101654(同微信号)

全国服务热线 400-0871-983


关注公众号一键下单
会员登录
登录
回到顶部